亳州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幻觉4

发布时间:2019-07-13 20:57:46 编辑:笔名

水滴与大地缱绻缠绵我的雨靴踏着梦里的青山板

归家的路是一条弯长的巷没有门我手里的钥匙却锈迹斑斑

白蒙蒙的雨被狂放的风吹远来自东南的海风将我的黑伞鼓翻

从无人将我忘却就像我从未留下印象你的字迹已模糊而我却不能忘

她默默地转向一边放低白色的伞闪电也许会降临雷声会来到我的耳畔只希望她的眼里永是晴天

一阵风,也许是一场梦我在听筑路的声响再次迎来破灭的泡沫我纸牌屋似的幻想

你无处可放的双手解着打结的耳机线想起她捋到耳后的发却俯拾起一块薄石片

命运的风从南到北,不停的刮你抬头看太阳像一滴水似的蒸发

我用你掉落的薄石片在大地上画出一道门关拿锈了的钥匙敲打厚厚的地面

没有等到,一次轻柔的声音像水滴落在大地上夜的深处你转过脸把玉米粒投给你的鼠远处海浪退缩,一个个泡沫上岸

哈尔滨好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昆明最好的治癫痫医院
治疗羊角疯哪里好呢

上一篇:如梦令忆冬梦

下一篇:致我的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