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儒世道皇第五百一十九章拓跋晨新

发布时间:2019-11-21 18:01:32 编辑:笔名

儒世道皇 第五百一十九章:拓跋晨新

“你那狐媚的手段少用在我的面前。对于我来说,你的手段是没有用处的,你试了这么多次,怎么就一点都长记性呢?”男子的神色无比冷漠,声音也是透出了一股阴冷之意,向着女子开口沉声的说道。

女子看上去约莫三十来岁,脸上却丝毫也没有岁月留下的痕迹,反倒是充满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尤其是皮肤白皙,长发齐腰,又穿了一件大红袍,更加将她的气质衬托的说不出来的妩媚。一双丹凤眼之中却又透出了一种说不出来的英武之气。正是这座龙门客栈的主人曹莉。

男子则是穿了一件青色锦袍,剑眉星目,丰神俊朗,一看就是一位出身良好的世家公子。正是靖国大元帅慕容明珠的独子慕容龙一。

“呵呵,我又不是故意的,一见了你就忍不住啊。这不是习惯了么。”女子嘿嘿一笑,将身子又向着慕容龙一的身边靠了靠。慕容龙一则是满脸嫌弃的向后退开了一步,目光却是依旧紧紧的盯着下面的情况。

“杀他们三人不难,可是杀了他们会招惹来多大的麻烦,我想你们慕容家不会不知道吧?一个林天就已经足以让儒殿发疯了,再加上李连鹤这个探花郎兼洛阳书院的院长,我想我们只怕会成为儒门追杀的第一名吧?”曹莉站直了身体,这才向着慕容龙一开口沉声的说道,神色之中也多了一丝说不出来担忧。

“我从来不知道你们杀手楼的人也会担心会有这样的事情。你们杀人的时候不是只收钱,不问对方是谁的么?今天这样的事情可不是你们杀手楼的风格啊。更不是你曹莉的风格。死在你手上的人还少么?”慕容龙一冷哼了一声,向着曹莉开口沉声的说道。

“死在我手上的人多,可是没有死过书院的金牌执事

。这种事情原本就需要弄清楚才是。况且将林天的名字刻在九楼之上的事情,我原本就是反对的。我们杀手楼能够存活,从来都不是靠着肆无忌惮,如果真的惹来了儒门的报复,大家都不好过。”曹莉沉默了一下,向着慕容龙一开口沉声说道。

“你放心吧。我保证只要你杀了林天,儒门的人绝对不会找你的麻烦。我们慕容家与林天之间的事情,儒门已经有了协议,绝对不会插手。”慕容龙一向着曹莉望了一眼,开口沉声的说道。神色之中充满了说不出来的得意与自豪。

“我很好奇,你们慕容家为什么会在儒门之中有如此的影响力。难不成在岐山诸圣之中,也有你们慕容家的人么?”曹莉看着慕容龙一满脸自信的神色,嘴角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的冷笑来,开口向着慕容龙一沉声的问道。

“这种事情不需要你来操心。你只需要知道你要杀死林天就对了。”慕容龙一冷笑一声,并不搭理曹莉的话,只是冷声的说道。

“这件事情我还不一定会做,反正你找了那么多人,让他们先练练手也好。我最近恰巧不是那么缺钱。不过我要先和你说好,如果破坏了我的拍卖大会,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我们杀手楼与你们慕容家的合作可就要到此结束了。”曹莉冷笑一声,望着慕容龙一开口有些恶狠狠的说道。

慕容龙一也不说话,只是冷笑了一声。目光又一次的落在了坐在下面对林天他们的身上,嘴角满是残忍的笑意。

“我们现在怎么办?回房间里面呆着?半夜的时候直接逃走?”李连鹤捏着手里的酒杯,压低了声音向着林天开口轻声的问道。

“我不觉得我们能够逃走。况且现在似乎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林天沉默了一下,向着李连鹤摇了摇头,这才开口向着李连鹤轻声的说道。

林天自己也不是没有想过趁夜逃走的事情。可是现在想来,自己三人既然已经被慕容龙一给盯上了,那么想要逃走的事情只怕是就不用再去想了。要知道慕容龙一又不是傻子,整个龙门客栈都已经成为了他的掌握之中。

如果一逃出去,只怕立刻就会被发现。林天也不知道慕容龙一究竟准备了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万一这个家伙真的不要命的在外面有大军埋伏呢?

上一次面对汤云鹏的时候,林天的就已经见识过了大军围杀高手的威力。在城池之中他还能够以遁术躲避,在这千里大漠之上,他们三个人简直就是成了活动的箭靶,到时候就算自己能够以遁术逃走,可是雨欣和李连鹤又怎么办?

但是现在看来这龙门客栈之中定然还有让慕容龙一所忌惮的存在。否则的话慕容龙一怕是早就动手了,那里还会在这里等着。

就在林天坐在那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客栈的门又一次的被退开。紧接着就看到了有十六名身披兽皮的南蒙战士冲了进来,分列两边。林天看的也不由得微微一愣,这些战士各个都是精壮无比,从目光之中就能够看出他们都是百战之军。在这里能够拥有这样的大军的人屈指可数,也不知道他们的主子究竟是什么身份。

林天好奇的将目光投向了门外,只见一位身材魁梧的年轻人跨步而入,国字脸,浓眉大眼,一看就是草原上的南蒙人标准的长相,做又望了望,这才抬头向着二楼之上看了过去。

“小王爷,小王爷好。”此时整个客栈之中的人都纷纷起身,向着这人躬身行礼。这人一看也是好爽之人,一边连连拱手回礼,一边向着二楼之上走了上去。

“他怎么来了?”二楼之上的慕容龙一看到那人进来,神色也是猛然间一变,有些生气愤怒的转过头来向着曹莉望了一眼,开口沉声的说道。

“慕容少也能来,拓跋小王爷当然也能来。你在佳域关,他在克里堡,都是我曹莉得罪不起的人物,我当然不能够阻止他了。”曹莉看着慕容龙一一副吃惊愤怒的模样,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来,开口淡然的说道。

“曹莉。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想要在我们慕容家和南蒙之间如鱼得水,你小心自己玩火自焚。”慕容龙一的面色阴沉到了极点,盯着曹莉开口沉声的喝道。

“我只是打开门做生意而已。这种事情原本就是你情我愿,便是慕容公子您也没有办法让我只做一家的生意不是么?”曹莉看着慕容龙一发怒,也不害怕,只是笑嘻嘻的向着慕容龙一开口说道。

“嘿嘿,姐姐说的有道理啊。慕容公子想必是在大夏称王称霸惯了,一时半会忘记了这里其实更靠近我们大蒙一些。”精壮的男子上到了二楼之上,刚好听到了刚才那一幕,开口大声的笑了起来,向着慕容龙一开口笑道。

“哼,拓跋王爷倒是好兴致,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慕容龙一看到男子走了上来,面色依旧是阴冷无比,开口沉声的说道。

这位精壮的年轻人便是南院大王拓跋宏的小儿子拓跋晨新,负责镇守克里堡。也是南蒙这些年新晋崛起的年轻人之一,在克里堡带兵有方,甚至是多次得到了南蒙之主拓拔野的接见和表彰。

“我来这里当然是喝酒了。难不成你一样走到哪里都要弄些龌龊事出来么?”拓跋晨新向着慕容龙一望了一眼,开口有些调侃似得说道。

“小王爷如果没事请自便,我没有时间和你呈口舌之利。况且这种事情你们南蒙比起我们大夏来,始终都是差了少许。”慕容龙一向着拓跋晨新望了一眼,开口轻声的说道,嘴角也是浮现出了一丝难以捉摸的冷笑来。

大夏一向是以儒门正统自居,对于南蒙和朝扶都是多有不屑,如今慕容龙一这番话,正是在嘲笑拓跋晨新他们南蒙是野蛮之地,文化不深厚的意思。

“无所谓,我原本就是个粗人。倒是慕容公子这样的儒士,千万不要做出什么有辱斯文的事情来才好。”拓跋晨新开口嘿嘿的笑了一声,也不生气,直接便走到了曹莉的身边,同样的也低头向着楼下望了过去。

“这家伙是什么人?怎么如此的嚣张?”林天看着拓跋晨新上了楼,这才转过头来向着雨欣有些纳闷的问道。

“南蒙南院大王拓跋宏的小儿子拓跋晨新,克里堡的守将。南蒙当今少有的几个年轻人之一。将来有可能会在阳朝防线与你合作,前提条件是如果你能够活下来的话。”雨欣向着林天望了一眼,开口轻声的说道。

“这年头什么页之类的会不会太多了一些?怎么走到哪里我都能够遇上?”林天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向着雨欣开口轻声的说道。

“他也是来杀你的么?我怎么觉得和你在一起这么没有安全感呢?只要是有个人出来,就觉得是来杀你的。”李连鹤则是一连嫌弃的看着林天,神色之中满是说不出来的郁闷之色。

全面分析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贵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汕头哪里医院治疗妇科较好
长春最好的银屑病医院
长春中医看银屑病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