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两高窃取个人财产信息50条即入罪

发布时间:2019-10-21 21:09:47 编辑:笔名

“两高”:窃取个人财产信息50条即入罪

打击侵犯个人信息犯罪,司法出重拳。5月9日上午,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发布《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针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拒不履行信息络安全管理义务罪、非法利用信息络罪三个罪名,进一步明确哪些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达到什么程度构成犯罪以及如何量刑等。

个人信息泄露日益严重,舆论持续呼吁加强个人信息立法及司法保护。最高法院研究室主任颜茂昆在发布会上介绍,近几年来,公安司法机关查办案件时反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较为原则,不易把握,还另有法律适用问题存在认识分歧,影响案件办理,现实需要促使《解释》出台。

《解释》共13条,包括10方面内容。亮点在于:明确何为“个人信息”填补了立法空白;明确侵犯个人信息犯罪入罪标准,如规定“人肉搜索”获取个人信息后公之于众或构成犯罪、购买交换个人信息属于非法获取,更具有操作性;规定络运营者泄露个人信息或构成拒不履行信息络安全管理义务罪,体现全面保护理念。

财产状况行踪轨迹等属于个人信息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当前处于高发态势,且与电信络诈骗、敲诈勒索、绑架等犯罪合流,社会危害严重,《刑法》修改过程中多次试图打击此类犯罪。

例如,2009年2月28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七)》增设《刑法》第253条之一,规定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对《刑法》第253条之一作出修改:扩大犯罪主体的范围,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违反国家有关规定,获取、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都构成犯罪;明确规定将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的,从重处罚;加重法定刑,增加规定“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颜茂昆透露,随着立法的完善,各级公检法机关严肃惩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案件数量显著增长。但据财新了解到,刑事立法始终没有明确何为个人信息,不利于打击犯罪。2016年底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初次审议的《电子商务法》草案试图给电子商务交往中的个人信息下定义,列举了姓名、身份证件号码、住址、联系方式、位置信息、银行卡信息、交易记录、支付记录、快递物流记录等信息。

此次《解释》第一条便规定:公民个人信息包括身份识别信息和活动情况信息,即“刑法第253条之一规定的‘公民个人信息’,是指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特定自然人身份或者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动情况的各种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件号码、通信通讯联系方式、住址、账号密码、财产状况、行踪轨迹等”。

颜茂昆称,《解释》采用概括+列举的方式规定何为个人信息,“对列举以外的个人信息,当然还有很多,司法实践中要根据《解释》第一条的规定,把握公民个人信息的要件特征,准确作出判断”。

“人肉搜索”获取个人信息公之于众或构成犯罪

根据《刑法》规定,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行为之一。《解释》第三条明确,向特定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以及通过信息络或者其他途径发布公民个人信息的,应当认定为《刑法》所称的“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构成犯罪。

颜茂昆举例称,在“人肉搜索”案件中,行为人未经权利人同意即将其身份、照片、姓名、生活细节等信息公布于众,影响其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危害严重。更有甚者,一些行为人恶意利用泄露的个人信息进行各类违法犯罪活动。经研究认为,通过信息络或其他途径予以发布,实际是向不特定多数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向特定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属于“提供”,基于“举轻明重”的法理,前者更应当认定为“提供”。

此外,根据《络安全法》,经得被收集者同意以及做匿名化处理是合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两种情形。基于此,《解释》规定:未经被收集者同意,将合法收集的公民个人信息向他人提供的,属于《刑法》规定的“提供公民个人信息”,但经过处理无法识别特定个人且不能复原的除外。

购买交换个人信息属于非法获取

根据《刑法》,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客观行为之一。《解释》第四条对“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认定作出细化规定:

首先,“违反国家有关规定,通过购买、收受、交换等方式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属于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

其次,根据《络安全法》规定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规则,明确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在履行职责、提供服务过程中收集公民个人信息的,也属于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

出售轨迹或征信信息50条以上构成犯罪

按照《刑法》规定,向他人出售、提供个人信息以及非法获取个人信息,情节严重才构成侵犯个人信息罪。何为情节严重?《解释》第五条列举了十个情形,大致涉及五个方面:

一是信息类型和数量。基于不同类型公民个人信息的重要程度

,《解释》设置了“50条以上”“500条以上”“5000条以上”的入罪标准,以体现罪责刑相适应。

如规定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行踪轨迹信息、通信内容、征信信息、财产信息50条以上的属于情节严重;非法获取、出售或提供住宿、通信、健康等信息500条以上属于情节严重;侵犯其他信息则要达到5000条以上的标准,才构成犯罪。

二是违法所得数额。出售或者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往往是为了牟利,基于此,《解释》将违法所得5000元以上的规定为“情节严重”。

三是信息用途。被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的公民个人信息,用途存在不同,对权利人的侵害程度也会存在差异。基于此,《解释》将“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行踪轨迹信息,被他人用于犯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他人利用公民个人信息实施犯罪,向其出售或者提供”规定为“情节严重”。

四是主体身份。公民个人信息泄露案件不少系内部人员作案,诸多公民个人信息买卖案件也可以见到“内鬼”参与的“影子”。为切实加大对此类行为的惩治力度,《解释》明确,“将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的,认定“情节严重”的数量、数额标准减半计算。

五是前科情况。曾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受过刑事处罚或者二年内受过行政处罚,又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人屡教不改、主观恶性大,《解释》将其也规定为“情节严重”。

规范合法经营活动中收受个人信息行为

实践中,在合法经营活动中收受个人信息从事广告推销的情形较为普遍,这类行为如何定罪量刑?对此,《解释》第六条规定:为合法经营活动而非法购买、收受敏感信息以外的公民个人信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情节严重”:利用非法购买、收受的公民个人信息获利5万元以上的;曾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受过刑事处罚或者二年内受过行政处罚,又非法购买、收受公民个人信息的;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此外,不少络运营者因为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的需要,掌握着海量的公民个人信息,这些信息一旦泄露将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和严重危害后果。《解释》第九条规定:络服务提供者拒不履行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信息络安全管理义务,经监管部门责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致使用户的公民个人信息泄露,造成严重后果的,以拒不履行信息络安全管理义务罪定罪处罚。

颜茂昆还介绍,为充分发挥《刑法》的威慑和教育功能,促使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行为人积极认罪悔罪,《解释》第十条专门规定:实施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不属于“情节特别严重”,行为人系初犯,全部退赃,并确有悔罪表现的,可以认定为情节轻微,不起诉或者免予刑事处罚;确有必要判处刑罚的,应当从宽处罚。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具有明显的牟利性,行为人实施该类犯罪主要是为了牟取非法利益。因此,有必要加大财产刑的适用力度,让行为人在经济上得不偿失,进而剥夺其再次实施此类犯罪的经济能力。”颜茂昆表示,《解释》规定,对于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应当综合考虑犯罪的危害程度、犯罪的违法所得数额以及被告人的前科情况、认罪悔罪态度等,依法判处罚金。罚金数额一般在违法所得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宝宝健脾胃什么药好小儿脾胃虚弱怎么食疗

泸州治疗阳痿医院
梅州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保定癫痫病医院
泸州治疗阳痿费用
绵阳好的牛皮癣医院